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林花劫
武林花劫
大勤朝钱龙年间,朝廷以威恩兼制天下,一方面历经本朝数代的辛苦经营,民众休养生息、边境四海宾服,尚称得上国泰民安;而另一方面,为了巩固本朝的统治,朝廷也使用文字狱高压对付天下士子,使得众士子对政局不敢多言半字,考据之分大盛。是以虽然表面上四海生平,但朝廷、江湖上却均波涛暗涌,天下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太平。  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对于「英雄」们来说无疑是场悲剧!为文不能直舒胸臆畅所欲言,学武无法开疆拓土天下布武,只能在考证古籍、拍马逢迎中度过本不应平凡的一生!  这本应是个平静的时代。  可是,却有一个出身平凡的人,在这个平凡的时代里,做出了一番决不平凡的事来。令到今后的整个天下,都蒙上了一层血色的阴影。  第一章出墙的红杏  天色渐暗,京城外十里的青云山脚,一个青年男子倚马正在等待着什么,只见他相貌清秀,虽非什么出色的美男子,但若不乙太严格的标准来衡量,倒也可算得「英俊」之列,不过现在的他神色略现慌张,显然,他在等待的事物并不寻常。  此时官道上一骑悄然而来,马上之人身材曼妙,是个一身劲装的女子,却以黑纱蒙面,左顾右盼,好似也在害怕着什么……青年男子悄然走到道上,确定马上之人已经见到他的身影后,便转身向旁边的山道走去。此时马上之人也跃下马来,将马绑在道旁树上,便也紧随那青年后步上山道。  不消片刻,二人已到了山腰一座小庄园,这座庄园背上而建,大门紧闭,青年人在门前提气一纵,飘然越过庄墙。这时他后面的女子也从外面跃起,在墙上轻轻一点,再飘向院内。  不等她身形落地,男子飞身跃起,一把抱住她的娇躯:「师娘!小心哦。」然后他的嘴已经急速的找到她的香唇,深深的给了她一个销魂之吻。  师娘?他抱着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师娘?  「小吉,想死我了!」怀中的「师娘」似乎比那男子更急不可待,纤手已经伸到他的裆口,用力抚摸他那已经稍微有点发硬的肉棒。青年男子知道那女子等这个机会已经至少有三个月之久,一时得尝所愿,欲火当然是一发而不可收,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先好好的满足一番。  这个年轻人名叫王吉,是京城「幻剑门」弟子,跟他的名字一样,其人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武夫,在「幻剑门」里他排行十四。「幻剑门」在江湖上名头不小,掌门人,也就是青年的师父,「幽燕一剑」君浩然,更是号称黄河以北的第一高手,师娘「白衣素剑」南宫晖本是南宫世家的三小姐,与君浩然夫妇联剑江湖15年,也是一名闻名的女侠。  至于「幻剑门」中的年轻一代,大师兄毕超然,二师兄周华倜,六师兄张笛和九师兄白云都已在江湖闯下名头,人称幻剑四少,再加上师父的义女,师姐君燕和比王吉还小的师妹赵萌萌。幻剑门「四少双艳」在京城一代可谓是妇孺皆知。  比起各位师兄弟,王吉的武功可谓是门中最不值一提的一个,他的父亲本是御史,在朝中素以直言敢柬闻名,后出任广东巡抚,远行之前便将他交托给他的好友,也就是王吉的师父君浩然。因为这层关系,君浩然对王吉自然是青眼有加,但可惜王吉从小喜文不喜武,生性又非勤奋之人,入门数载,武功却无多大长进。  师父见他如此,也不好大加鞭策,反正门中人才济济,就让他以读文为主,练武倒成了可有可无之事。  可是师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个不长进的十四弟子,居然和他的妻子有了苟且之事!  一切开始于去年的那个中秋……  八月初六,师父带同大弟子毕超然,二弟子周华倜和九弟子白云赶赴嵩山,参加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六弟子张笛此时正在河北帮助京城第一名捕铁面抓拿武林败类采花贼梁蜂。因此一时「幻剑门」中冷清了不少。  中秋这天,师娘南宫晖在院中摆下筵席,召集门中弟子赏月,当晚师娘心情颇佳,便叫王吉弹奏一曲。王吉欣然从命,他的琴技虽不甚高,但在门中众师兄弟面前弹奏却还是绰绰有余。一曲「花好月圆」奏完,众人纷纷叫好。  王吉起身行礼,「各位兄弟,王吉献丑了。」说完回到座上,旁边的师姐君燕嫣然一笑,道声:「师弟,你的琴艺又进步了。」说着斟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  王吉受宠若惊,君燕是君浩然义女,在众弟子中入门最早,因此人人称其师姐,但论起实际年岁,她却比王吉还要小上一岁。君燕聪慧贤淑,对人又是亲切宽厚,门中弟子个个对她深怀好感。王吉更是对她情根深种,只是自知武功和她相差太远,门中比自己优秀的弟子又比比皆是,因此从来就不敢表白心迹。  这时南宫晖开口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回房好好歇息吧。」说着起身先行离去。众人也就纷纷回房。  王吉回房后稍坐片刻,拿起手中之物,正是方才君燕斟酒给他的酒杯,王吉深知,师姐心思缜密,对众师兄弟的喜好都细细记在心中,方才对自己的赞许,只是和平日她对他人一般无二。想起自己一片痴心,可是终究美梦难圆,心情便更加难以平复。于是便走出房来,走到院中凉亭,对月自行小斟几杯。  可是此时却发生了一件改变他人生的事。  在凉亭中的王吉刚刚将手里的酒喝完,心情烦躁,随手便将酒瓶扔进旁边的花丛之中,却不料从花丛中突然惊飞出一条人影来!  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拔出剑来,那条人影轻功极高,霎时间已经跃上高墙,可是轻功也正是王吉的拿手绝技,因为练好了轻功身形轻逸飘扬,甚合他的口味,所以在轻功上倒是下过苦工。单以轻功而论,「幻剑门」众弟子中除了君燕,便就是数他最高了。  王吉提气急追,那条身影向后院掠去,王吉如影随形,跟着也追到后院。可是当他在后院中定住身形,却发现那条身影已不知所踪!  此时王吉心想那可能只是梁上君子,便不以为意,打算回房休息了。但这时他发现前面师娘的房中还有灯光,心想师娘这么晚还没睡,不知她发现刚才的毛贼没有?莫要让那毛贼惊扰到师娘才好,于是王吉便走到师娘房前,准备提醒她一声。  临近师娘房前,王吉居然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醉人的呻吟声!声音很轻,听在王吉耳里却无异于晴空霹雳,他悄悄来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细缝一看,只见师娘身着一袭白色的素装,半躺在床头,她用左手拉着自己的裙脚,白色内裤已经退到膝盖处,露出她那并不浓密的阴毛,只有淡淡的长了一小撮在阴户之上。而她的阴唇非常红润,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女人所应该拥有的,配合师娘洁白的皮肤,看起来更是无比的淫靡┅┅师娘先用手爱抚她的阴户,阴户已经湿淋淋的了。这时候的师娘的脸呈现出一片绯红,她的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嘴角尚带着一丝笑意,而咽喉深处慢慢发出的是声声快乐的证据。  看到原本高贵端庄的师娘在自己眼前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表现出来,被对师姐的相思所苦的王吉几乎要失去理智,冲动地想要就这么扑上去,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师娘的小淫穴里。  其实在门中弟子们的心目中,师娘并不像师父那样可敬,师娘可能是出身名门的缘故,生性有点娇纵,在她心情好时对众弟子固然是和蔼可亲,但如果有时心情不顺时就会无端地责骂弟子,当然由于王吉父亲的关系,师娘从来没有责骂过他,但王吉对她也一向是敬而远之。  这时王吉的心里正是天人交战的紧要关头,他虽熟读圣贤书,但向来就不相信孔孟之说,他的人生信条向来是及时行乐,从不肯亏待自己。因此虽对君燕钟情,但他却也常去外面找些女子厮混。因此对于眼前的艳妇,王吉是决然没有伦理之忧的,但他害怕的是这样做的后果,师娘的武功十倍于己,如果她不肯就范,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就算能够逃出,今后他也将成为「幻剑门」乃至整个武林正道的公敌,到时天下虽大,恐怕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但这时师娘似乎已经达到了高潮,发出了一阵连续的呻吟,美丽的樱桃嘴形成一个圆形,下体涌出了一道阴精,把床单弄得湿淋淋的,整个床单上都是师娘的汗以及她的爱液。  王吉心想终于结束了,正打算悄悄溜掉,没想到这时师娘还远远不能满足,她将更多的手指伸进淫穴,嘴里更是叫着:「我要!我要男人……天哪!哪里有男人啊!……给我……给我!!……」没想到文静高贵的南宫晖嘴里竟说出这么污秽不堪的话来,王吉再也忍不住了,他迅速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算前面时刀山火坑他也要闯一闯了!  一时间,南宫晖被他这突然的闯入吓呆了,她的手停止了动作,整个人似乎已经强住!  王吉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师娘,将头埋在她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师娘!我好爱你……从我入门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师娘,给我一次,让我帮你解决你内心的饥渴,好吗?」南宫晖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自己最心爱的弟子(这点倒是真的,由于王吉所学庞杂,琴棋书画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出身名门的南宫晖经常会在有空时同他谈论,因此也就对他颇为青睐。)居然爱上了自己?!而且这时自己正裸露着下体被他紧紧地抱住……王吉深知这时已是成败的关键,嘴里继续说着甜言蜜语,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将自己的腰带除去,再使劲将内裤撕掉,露出他那八寸长的肉棒,这根肉棒或许是他唯一的过人之处,王吉知道:只要能成功地将它插入师娘的淫穴,以刚才师娘春情荡漾的情况来看,她应该就无法再拒绝自己的入侵了。  南宫晖这时如梦方醒,叫道:「小吉!不行!……我是你师娘啊!」双手打算将王吉推开,但这时她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在这个当头,王吉已经将肉棒对准了师娘淫水泛滥的小穴,一使劲就插了进去!  南宫晖顿时凄绝地大叫了一声!毕生第一次让丈夫之外的人侵入自己纯洁的秘穴,这种羞辱感使得她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幸亏她的房间是独门独户地在后院里,这时才没人听见。王吉也是舒服地「啊!」地一声轻呼,那种征服师娘的快感实在是难以名状。  王吉俯下身子,轻咬着南宫晖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师娘,你看你的小淫穴流了这么多水哦!它是多渴望我来满足它啊!师娘,我真的爱你……」王吉知道师娘在刚才的手淫中已经得到过一次高潮,现在她需要的是大力的抽送,所以他尽力耸动自己的屁股,让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撞击到师娘的花心。  王吉急忙把握机会,冲前一把抱住师娘,将头埋在她胸前两座豪峰之间不停的摩擦,嘴里更是呢喃着:「师娘!我好爱你……从我入门第一天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今生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师娘,给我一次,让我帮你解决你内心的饥渴,好吗?」南宫晖似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自己最心爱的弟子(这点倒是真的,由于王吉所学庞杂,琴棋书画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出身名门的南宫晖经常会在有空时同他谈论,因此也就对他颇为青睐。)居然爱上了自己?!而且这时自己正裸露着下体被他紧紧地抱住……王吉深知这时已是成败的关键,嘴里继续说着甜言蜜语,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将自己的腰带除去,再使劲将内裤撕掉,露出他那八寸长的肉棒,这根肉棒或许是他唯一的过人之处,王吉知道:只要能成功地将它插入师娘的淫穴,以刚才师娘春情荡漾的情况来看,她应该就无法再拒绝自己的入侵了。  南宫晖这时如梦方醒,叫道:「小吉!不行!……我是你师娘啊!」双手打算将王吉推开,但这时她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就在这个当头,王吉已经将肉棒对准了师娘淫水泛滥的小穴,一使劲就插了进去!  南宫晖顿时凄绝地大叫了一声!毕生第一次让丈夫之外的人侵入自己纯洁的秘穴,这种羞辱感使得她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和。幸亏她的房间是独门独户地在后院里,这时才没人听见。王吉也是舒服地「啊!」地一声轻呼,那种征服师娘的快感实在是难以名状。  王吉俯下身子,轻咬着南宫晖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师娘,你看你的小淫穴流了这么多水哦!它是多渴望我来满足它啊!师娘,我真的爱你……」王吉知道师娘在刚才的手淫中已经得到过一次高潮,现在她需要的是大力的抽送,所以他尽力耸动自己的屁股,让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撞击到师娘的花心。  南宫晖久旷的身体终于忍不住情欲的煎熬,她放弃了反抗,但出生名门,深受礼教影响的她还是不敢放开自己来迎合自己的弟子,只好闭上眼睛,任由王吉在她圣洁的身体上发泄着……南宫晖的淫穴虽早已没有少女时的紧窄,但由于只有君浩然一人享用过,所以仍是让王吉感到无比的舒爽。这时王吉发现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本想将肉棒拔出,但一转念,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就将肉棒尽全力深深地深入到师娘阴道的尽头,将浓热的精液射进了师娘的子宫之中!师娘随着他的射入,得到了最大的满足,霎时间也晕了过去。  这时王吉缓缓将肉棒拔了出来,随着他的拔出,师娘的淫穴里流出了一股混合了精液和她的淫水的液体。  此时王吉有点心慌意乱,或许,师娘醒来的时候就是他大难临头之时!他急忙穿好裤子,准备从此远走高飞!  但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躲避是绝对行不通的,那样的话他将从此不得安生。他的脑子急速地盘算着,怎样才能有万全之策……片刻后,王吉下定了决心。他来到师娘躺卧的床前,师娘下半身赤裸,上身却依然穿着那件素白的睡衣,刚才由于他急于插入,并没有将它除去。这时王吉先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再帮师娘将上身衣服除去,于是两人都是全身赤裸。  然后,王吉对着师娘的裸体将自己已经软下来的肉棒套弄到半硬,再将它插入到师娘那依旧湿答答的淫穴里,他一边轻轻的耸动,一边用右手捏着师娘的人中以便让她早点醒来。而他的左手却留在师娘背后的死穴上!没错,如果师娘醒来后坚持要将他治罪,那么他就将辣手摧花!然后他将像没事人一样回到房间,昨晚并没有人知道自己来到后院,不是吗?想到这,王吉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在王吉的上下抚慰之下,不消片刻,师娘便悠悠醒来。她刚刚睁开眼睛,王吉便用他那温热灵动的舌头添弄着她的睫毛,然后是鼻梁、脸颊、樱唇、粉颈……师娘生平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温柔的抚慰,不由感到一阵的舒爽。但她马上意识到这人正是奸淫了她的孽徒,随即叫道:「畜生,还不快放开我!」王吉深知成败在此一举,停止了嘴唇的舔弄,但下半身仍是坚持温柔的抽送。  他露出深情的眼神,直视着师娘伤心欲绝的双眸。「师娘,我错了……但我不后悔!我是那么深深地爱着你!能够和你度过这样的一夜,我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师娘,无论你怎么处置徒儿,徒儿都没有半句怨言!只要师娘知道,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并不是师父,而是我啊!」「孽徒!你还敢提你师父!我要将你的兽行告诉他,让他除掉你这淫贼!」王吉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师娘如此坚决,看来事情已没有回旋的余地!他缓缓地将真气凝聚在掌心,只要内力一吐,师娘就将香消玉殆!  就在王吉行将痛下杀手之时,师娘竟突然抽噎了起来!王吉心中一喜,内力含而不发。师娘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他喜出望外,她将臻首靠在他的胸口,失声痛哭!  王吉急忙在师娘耳边继续着甜言蜜语,「师娘……不!晖姐姐……我这次对你作下这样的事,虽然罪该万死,但都是因为我太爱你啊!晖姐姐,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女神……」「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面对你师父……」王吉心中大喜,「晖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师父那边我会一力承担的。」「你怎么承担?你师父知道一定一剑毙了你!」这时王吉心中的喜悦更是无可言状,「如果这样,我更希望是由晖姐姐亲手处置我……」这时师娘哭得更为凄切,「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和自己最痛爱的徒弟……」此时王吉知道良机不再,「晖姐姐,昨晚的事只要你我都不说出,没有人会知道的……知道我爱你的事……」师娘不语,王吉一看大有希望,就将嘴唇深深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晖姐姐,我会永远爱你……」南宫晖心中天人交战,丈夫为人正派,素为她所敬重,但是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夫妻生活之中便甚少闺房之乐。南宫晖虽不是淫娃荡妇,却也生性浪漫,有时想起,也觉得甚是遗憾。今日这个徒儿的突然闯入,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销魂感觉。「说出去的话,不但小吉性命不保,我的名节也全毁了。算了,反正就这样一次,就当它没有发生过吧……」南宫晖思索道。